page 58, December 2011 Shanghai edition

58页,2011年12月,上海版 

巴伐利亞州的藝術家 Thomas Palme 已經創作了“100位歷史上最具影響力”系列畫作,特別的是圖片例如薩尔瓦多達利在他的觸手的另外一端是泰山的陰道。他告訴 Sam Gaskin更多。

“我第一次來上海是在2009年為了我的“瘋狂, 痛飲和社會變態性恐懼”展覽。這場展覽的想法是為了做一些和毛澤東有關的作品,但是Susanne Junker (stageBACK後台畫廊的經營者)告訴我說展現他的裸體會是非常困難的。所以我揪想到了如果我畫這100位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男人”那麼官方來決定他應該被列為不重要呢?還是被列為重要而展示裸體呢?

於是我找到了由Michael H Hart 所寫的被叫做《100排名 :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人》。但是我不喜歡他的名單因為裡面大部人我都不認識。於是我用流行的動漫人物做了自己的名單,我認為他們所有人都是非常重要的。即使是功夫熊貓。

我還把科學怪人和Hello Kitty 列入了名單,並將他們畫得更加荒唐,來表達人們不應該指定這樣得名單得觀點。我覺得說“這個歷史上有100位最重要的人”的這種說法有點兒獨斷和理想化。如果你把人物加在這種荒唐的虛構的名單上,那就說明你的現實是被構建出來的.

"Michael Hart的名單上是有女性的,但是我只畫男人。我喜歡畫裸體和歷史人物肖像。並且將他們混這畫。黨你將兩者結合在一起之後,這結果是非常grotesque和荒唐的。我的意圖並非是創作一些古怪的東西。它只是自然而然的產生了。"

我在想赤裸的身體是你可以畫得最有意思得事情。我不認為我的畫作是色情因為他們並不是被你用來刺激自慰的。不過我倒是挺接受,如果他們真的在這方面啟迪了某些人!

我在巴伐利亚州的南部長大,十字架這裡到處都是。基督徒們沒有對性有所反對,這是極為反常的。但如果都是性慾,那這個展覽將會非常無聊。

最近在巴黎人們想要關閉我的展覽。我會非常喜歡聽到人們說“這個男人太 變態。”或者“他發甚麼神經了?”

“我並不需要心裡學來討論我的作品,我的作品就是我的理論。”